林亦

懒惰,爱拖拉,什么嘛,明天再说

星尘我老婆
不允许反驳
hum——!

V+图集:

星尘  

画师:詩驯

Pixiv

Pixiv图片id:60353948

Pixiv画师id:7400267

画师Weibo主页 【言寺马川】

标签:詩驯  星尘  汉服    

2016-12-12 | 992x1402 | 2.50M

搬运,侵删


最喜欢你了啊

来吧,成为我的猎物。
亲爱的,知道鲜血淋漓多美丽吗?支离破碎也没关系哦。啊啦啊啦,我最喜欢了哟,利 刃划过的新鲜感,好希望你也能快点体会到呢。
啊咧?可不能拒绝哦,没有理由拒绝哦,你看,我也是因为喜欢你呀,冰冷淌过经脉,溢出令人兴奋颤抖的,红色,红色啊,超好看的呢亲爱的,快说啊,快说你也喜欢。
我也想象不到诶,暗红的沉淀堆积是这么让人感到温暖和安心呢。就像牵着你的手,像蔓延过你的喉,像在如我想像中将你剖开吞噬,让你完全成为我的私有物啊。
糖果。甜蜜。清亮的色泽。温润的光驳。我不想挪开视线的啊。你就是这样诱人呢,好想知道你,知道你的全部,所有的构造,一分一厘,我可不想错过哦。
尽情歌唱啊,用旋律谱写。
大抵是人们称作“生命”的东西,用来挥霍的对吧,啊呀…太好了,你也这样认为呢,真是……太让人感到欣慰了啊。既然这样的话。
我们就继续吧——

花一节晚自习画一个霾Axis的LOGO,虽然歪了,但还是有成就感的啊

强迫症·人偶师


我喜欢你。
但是你不够完美。
你是我的。要把你变成我最令人倾慕的作品。熟悉的刀,熟悉的触感,熟悉的你,不熟悉的鲜活。刃片的寒光伴我度量的眼神游走,粉色的花朵随之绽开,竟如此可爱。

亲爱的,没有人是对称的,这不怪你。在心中计算好比例数据,划过你的肌肤,疼吗?这不重要,你感觉不到。不是木片落地窸窸窣窣的声音 而是浓烈的心脏跳动。我不想吹嘘自己得过多少奖项、获过多少赞誉,我的技艺无需吹擂,自顾自领教便好。

我工作,这大概不算工作,睁开眼吧,见证这美丽的诞生,抱歉,你无能为力,我理解
我篆下朵朵玫瑰,剔去片片余赘。
我兴奋。

手不自然的抖动,忘乎了与木质不同的纹理。直至,划痕欹斜——
理智告诉我这是理所应当
——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,不规整的凹陷让人看了浑身不舒服,要改变它。我拼命挥动着小巧的银制刀刃,试图以一个圆润的弧度掩盖这一失误,我竟然办不到。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升起,叫我无法应对自如。

力道无意识加重,手中的小刀也不知在何时换成了大号的,很称手。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直到露出一截生硬的白色扎疼了我的眼睛。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也明白了自己所寻何物。放声大笑。

我继续工作,毫无倦怠。

“笃、笃笃——”沉闷的敲门声。我晃荡着身体。
没有丝毫戒备的拉开了木门,吱呀的声音拖着白亮的阳光,伴着冬日特有的寒凉,看样子,是初雪后。

一位容颜苍老的妇人站在我面前,她裹着厚重的头巾,身着深色调的简单服装,双手托着一件叠好的衣物,几根丝带从中垂下,看起来质地很好。

她声音沙哑问我:“您好……这是我已故女儿的一件裙子……请问,您可以买下吗?……很新,您的妻子会喜欢的。”
她说着,双手微微前递,陌生而又柔软的裙子触感贴近我扶门的手臂,太不适应了。

我回头,倚墙的白色玫瑰,你,温柔地望着我。

“不用了谢谢,我的妻子已经够美丽了。”
我大概笑得很苍白。

百……百合?!

‖性转大万岁——!
‖突然对当个(假)女孩这茬子事有了信心
‖给五八打call——!

“似若春风也无意,不知满院花却红。”眼里全是星星点点的暖光。

“端木,快进去吧,虽是立春了,但这天儿还冷着呢。要是冻坏了,就不好办了。”我伸出本来紧紧攥着的双手,帮她扣合了领口的盘扣。

“知道了,廿五……姐姐。”她微微颔首。转身离开,没有丝毫留念斑红的花丛。

视线从她缓步的背影上离开,望向远方灰白的天际…没有半点波澜,无趣中到透露着说不出的韵味。

等人……等…他。

他不归,也没怎样啊,还不是好好的。嘴角那抹苦笑,权且当做对这般无奈的嘲笑吧。

“廿五——!你也小心,不要生病哦。”一只纤素的玉手轻盈地拍上我的肩。猝不及防呢。

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我笑,也笑方才的慌张。

“担心你。”

“姐姐的身体可比你的好的多哦。”

算是,打趣吧……